现在的位置:剧情网 > 影评剧透 >

《驴得水》影评观后感

来源:剧情网 收集整理|专题:驴得水



   《驴得水》观后感

  作为开心麻花的第二部电影,《驴得水》靠着口碑又一次抢占了话题热榜。这次除了喜剧的卖点之外,又看到很多不一样的评论,“这片子能过审,真是不容易”、“看到最后哭了”。

剧情大全qc99.com

  本着有可能过不了审的片子不会太差的原则,梦仔麻利地买了票,先来个实地考察,毕竟也是很久没有看“不一样的东西”了。 QC99剧情网

  影片是由剧本先排练成话剧,得到良好的反向之后,又改编成电影的,所以在看电影之前梦仔已经做好准备接纳话剧般的高嗓门儿以及夸张成分。

  

 

  《驴得水》剧照

  于是伴随着一路的大嗓门,在哭哭笑笑中,梦仔看完了整部电影。看完一拍大腿,果然很不一般,影片骨骼清奇,一点都不做作,秒杀各种妖艳贱货。

  在这里,梦仔把值得寻思的点薅出来,码好,呈送给各位看官。

  首先,很多人都说这是一部黑知识分子的片子,也确实是,把知识分子展现出的软弱性中能提出来的全堆上去了。

  校长孙恒海扣着教育的大帽子做事没原则没底线、周铁男表面蛮横实则外强中干懦弱怕事、裴奎山自私自利典型墙头草、张一曼多情放荡害人害己,而伪知识分子铜匠、特派员则更是心狠手辣、厚颜无耻。

  不同的是,即使有缺陷但每个人都很真实,不管是自私自利懦弱怕事,还是心狠手辣多情放荡,都来的特别真实。没有人掩饰自己,也不存在勾心斗角,两面三刀。

  校长是真实的可笑、张一曼是真实的可爱、周铁男是真实的露骨、裴奎山是真实的可憎、铜匠则是真实的可恨。

  这点很感谢编辑,营造出这种荒诞的真实,但又不至于让人咬牙切齿。

  

 

  《驴得水》剧照

  其次,想说一下老祖宗留下的经典语录“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铜匠在里面可谓是一个典型,只是段位不高,但没准进化好之后就是特派员这样的苗子。

  自从校长送给他两本书和一句“有教无类”之后,铜匠的一切都变了,像春药似得立竿见影。之后他便俨然成了知识分子界的初生牛犊,天不怕地不怕。一方面,铜匠在成功过渡为一个稍微有文化的流氓后,开启的报复模式完全的火力十足,得不到的就要毁掉,眼都不眨一下。

  另一方面他也开始关注自己生存的现状,反抗恶妻,希望能跳出泥潭。诈尸说的那句“我也想去”,饱含了太多的戏。也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人物。

  一手遮天的特派员则是一个十足的流氓,没什么文化但是有权的流氓,随口一句“我可以去别的地方当差”,把整个体制黑的体无完肤。

  第三个想说的,就是知识分子的骨气。

  骨气这个东西搁中国,真不好说,还得结合上下文。妥协了,可以叫能屈能伸,也可以叫背信弃义;不妥协,可以叫铁骨铮铮,也可以叫不识大局。

  比如说,三民小学的几个人最后拿到老外的钱,办了一个学校叫新东方,后来发展成一个大的连锁教育机构,振兴了祖国的外语教育事业,那后来人对他们的评价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样看来,周铁男“打入敌人内部”的想法还会可笑吗。

  说到底又回归到胜者的历史上来。

  最后,电影中男男女女对待爱情和性的态度,也值得一说。但今天时候不早了,先到这里,有机会继续掰扯。

《驴得水》观后感

  新京报即时新闻11月3日报道 电影《驴得水》的出现是2016年国内影坛最为特殊、最富议论性的一个现象。这部改编自同名舞台剧的电影,片中没有大明星、大部分角色由舞台剧演员出演,以好久未见的讽刺喜剧形式、深刻又荒诞的主题内涵赢得了很多观众的心。另一方面,其不够成熟的电影手法运用,浓厚的话剧腔调也引发了不少争议。上映至今《驴得水》的豆瓣评分已达8.4,总票房已过9000万,是今年小成本喜剧片最为亮眼的成绩。在单日票房上,同期上映的好莱坞大片《但丁密码》已渐渐被这头小“驴”甩在了身后。

  喜剧? 悲剧?

  几许美好,撕碎给你看

  《驴得水》讲的是在民国时期,一所乡村小学为了获得更多经费,将运水的驴子向教育部虚报成一名老师“吕得水”,结果教育部特派员突击检查,为了圆谎而不得不撒更多谎,最后在强权和欲望的驱使下,每个人的人性都开始崩塌。故事情节完全是荒诞喜剧的路子,在近年来喜剧吃香的国内影市,《驴得水》的宣传也一直在主打喜剧大旗。观众在观看影片时,尤其是前半段确实笑声不断。无论是时不时就出现的污段子,还是演员们紧凑而生动的表演,都让影院观众看得很开心。

  虽然都是开心麻花出品,《驴得水》和去年的《夏洛特烦恼》完全是两种路线。如果看到最后,观众会发现,这部片子不是来“逗人”的,而是来“伤人”的。《驴得水》宣传语就已说明一切“讲个笑话,你可别哭。”故事因一个谎言开始,而到最后根本收不回来只能任由它破碎在地。片中的人物性格和命运也因为这个谎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高喊着“团结,乐观,奋斗”的老师和校长最后支离破碎;曾经自由纯粹的张一曼半疯自杀;就连最单纯的校长女儿,最后也不得不配合演戏……尤其是影片的后半段,片中每个人物中人性的美好被撕裂,丑恶被赤裸裸地暴露了出来。这是喜剧,骨子里,它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驴得水》作为一部喜剧,能回归到喜剧的本质表达讽刺意义上,而不是一味地把笑料堆砌起来,凭这一点,它就已经超出当下国产喜剧很多很多。再有,能让讽刺喜剧这一题材重新回归到大众视野中,这对中国电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戏剧? 电影?

  从舞台到银幕,路不好走

  《驴得水》改编自同名舞台剧,导演周申、刘露虽然声称最早是为电影准备的剧本,但依然是在小剧场取得成功之后才赢得了做电影的机会。由于资金、场景和角色数量所限,《驴得水》的画面质感,确实显得较为简陋。而现在关于《驴得水》最大的争议,就在于它到底是一部用镜头拍出来的舞台剧,还是一部戏剧腔过多的电影?

  电影作为第七艺术,其容纳艺术形态的能量非常之大,影史上出现很多以拍摄舞台画面为主的电影,其中也不乏优质之作,《驴得水》绝不是其中最像话剧的那个。从剧本上细究,本片先天也有对话过于紧密,场景变化单调的弱点,不利于在镜头语言上“玩花活”。细心的观众不难看出,影片努力展现了一些电影拍摄和剪辑手法,比如跟拍,换场时的大远景,镜头的快切等等,但主体的动作戏与对话戏份,依然仅限于出镜入镜、静止的中近景镜头构成,从这方面来看,两位话剧导演的电影处女作,还是手生了一点。

  片中演员也有舞台剧的原班人马,因为舞台剧表演是即时性的,且有场地的限制,舞台剧演员的表演比一般影视剧演员的表演都要卖力夸张,在表演时肢体动作的幅度,声音的音量都要大一点。不少评论认为该片话剧腔重,也有这样的原因。但如论起这些演员的演技,《驴得水》足以拿一个2016“年度最佳集体表演奖”,尤其是跟当下常常在影视剧中露脸的中青年演员相比,话剧演员的台词基本功就高出一大截,节奏和分寸更是有章有法。尤其女主演任素汐塑造的张一曼,是今年国产电影中难得一见的充满精气神和鲜活魅力的女性形象。 撰文/邵居来

  

 

  荒诞故事、荤段子以及一切插科打诨,到最后都化为了痛楚和悲凉

  导演谈

  最纯洁,但看起来最放荡

  张一曼

  周申:张一曼这个角色其实借鉴了一点池莉在2001年小说《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中的角色,她叫做豆芽菜。在书中,她是最纯洁的一个,但看起来是最放荡的。

  张一曼是一个简单的人,是个好人。而且她是一个底线非常清晰的人,在故事中,她也从头到尾都并不愿意突破自己的底线。在我看来,她的底线就是不伤害别人。比如说,当她发现如果她承认了就会伤害铜匠,这个时候她就选择了不承认。再比如说,她发现裴魁山喜欢她,她觉得自己有可能伤害他,所以她就选择把话说清楚,不要互相伤害。

  真感情

  周申:真感情如果是指爱情的话,那么张一曼对裴魁山没有爱情,对铜匠有。但是她对铜匠的感情是很特别的,在她看来,爱情就是爱情,与忠贞无关。她是一个有爱情,但是没有占有欲的人。对于裴魁山,其实在张一曼看来,他们两个之间就是“解闷儿”。彼此有需求,所以在一起。但这两个人(裴魁山、铜匠)对张一曼都是有真感情的。

  选演员

  刘露:用我们话剧演员肯定是更熟,有一百多场的演戏基础。但其实话剧和电影还是有区别的,比如话剧可以用年纪小的人去演校长,这在舞台上是有假定性的。但是在镜头前,就不行了。我们必须用一个真实的父亲的年龄的人。包括佳佳这个角色我可以用三十岁左右的女孩演,但是电影上镜头上面我们必须用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原来话剧中铜匠的演员演得特别好,也特别有喜感。但是他在镜头前那么近的话,就能看出他本身的乡土气息很少,在镜头前他更像一个城市里的少爷。所以我们选择了重新找了一个生活中更接近乡土气息的蒙古族的小孩。

  弹力球

  刘露:弹力球是我的一个构思,它曾经在我们之前排过的话剧《三姊妹》里用过。当中就有一个男生很喜欢一个女生,他就一直在送她弹力球,到结尾那个男生死了,这个女生才发觉到他的爱,然后打开他留给她的那个箱子,发现里面都是弹力球。当时这个处理我们觉得很外化人物的内心,对观众的冲击力也很强。这个戏也是很符合两个人物的,然后也希望能有一些浪漫的情节用道具来外化出来,就选择了这个。

  剪头发

  周申:其实在最早的话剧版本里,一曼最后是和另外两个人一样屈服于特派员了。但这个最早版本在演出之后,从观众到演员本人,都觉得结局不可信。他们认为,其他人屈服是可信的,但是一曼这个人物是绝不会屈服的。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话剧结局,即一曼在被扇了一巴掌之后疯掉了。话剧是假定性非常强的,但电影是非常写实的艺术。电影创作中如果按照话剧版本仍然是扇一巴掌就疯了,这个情节是不可信的。所以我们为这个角色寻找了一个更强烈的刺激源,就是剪头发。而刚好这个情节和她之前送铜匠头发也是相呼应的

  任素汐饰演的张一曼是全片的灵魂和重心所在

  新京报即时新闻11月3日报道 电影《驴得水》的出现是2016年国内影坛最为特殊、最富议论性的一个现象。这部改编自同名舞台剧的电影,片中没有大明星、大部分角色由舞台剧演员出演,以好久未见的讽刺喜剧形式、深刻又荒诞的主题内涵赢得了很多观众的心。另一方面,其不够成熟的电影手法运用,浓厚的话剧腔调也引发了不少争议。上映至今《驴得水》的豆瓣评分已达8.4,总票房已过9000万,是今年小成本喜剧片最为亮眼的成绩。在单日票房上,同期上映的好莱坞大片《但丁密码》已渐渐被这头小“驴”甩在了身后。

  喜剧? 悲剧?

  几许美好,撕碎给你看

  《驴得水》讲的是在民国时期,一所乡村小学为了获得更多经费,将运水的驴子向教育部虚报成一名老师“吕得水”,结果教育部特派员突击检查,为了圆谎而不得不撒更多谎,最后在强权和欲望的驱使下,每个人的人性都开始崩塌。故事情节完全是荒诞喜剧的路子,在近年来喜剧吃香的国内影市,《驴得水》的宣传也一直在主打喜剧大旗。观众在观看影片时,尤其是前半段确实笑声不断。无论是时不时就出现的污段子,还是演员们紧凑而生动的表演,都让影院观众看得很开心。

  虽然都是开心麻花出品,《驴得水》和去年的《夏洛特烦恼》完全是两种路线。如果看到最后,观众会发现,这部片子不是来“逗人”的,而是来“伤人”的。《驴得水》宣传语就已说明一切“讲个笑话,你可别哭。”故事因一个谎言开始,而到最后根本收不回来只能任由它破碎在地。片中的人物性格和命运也因为这个谎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高喊着“团结,乐观,奋斗”的老师和校长最后支离破碎;曾经自由纯粹的张一曼半疯自杀;就连最单纯的校长女儿,最后也不得不配合演戏……尤其是影片的后半段,片中每个人物中人性的美好被撕裂,丑恶被赤裸裸地暴露了出来。这是喜剧,骨子里,它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驴得水》作为一部喜剧,能回归到喜剧的本质表达讽刺意义上,而不是一味地把笑料堆砌起来,凭这一点,它就已经超出当下国产喜剧很多很多。再有,能让讽刺喜剧这一题材重新回归到大众视野中,这对中国电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戏剧? 电影?

  从舞台到银幕,路不好走

  《驴得水》改编自同名舞台剧,导演周申、刘露虽然声称最早是为电影准备的剧本,但依然是在小剧场取得成功之后才赢得了做电影的机会。由于资金、场景和角色数量所限,《驴得水》的画面质感,确实显得较为简陋。而现在关于《驴得水》最大的争议,就在于它到底是一部用镜头拍出来的舞台剧,还是一部戏剧腔过多的电影?

  电影作为第七艺术,其容纳艺术形态的能量非常之大,影史上出现很多以拍摄舞台画面为主的电影,其中也不乏优质之作,《驴得水》绝不是其中最像话剧的那个。从剧本上细究,本片先天也有对话过于紧密,场景变化单调的弱点,不利于在镜头语言上“玩花活”。细心的观众不难看出,影片努力展现了一些电影拍摄和剪辑手法,比如跟拍,换场时的大远景,镜头的快切等等,但主体的动作戏与对话戏份,依然仅限于出镜入镜、静止的中近景镜头构成,从这方面来看,两位话剧导演的电影处女作,还是手生了一点。

  片中演员也有舞台剧的原班人马,因为舞台剧表演是即时性的,且有场地的限制,舞台剧演员的表演比一般影视剧演员的表演都要卖力夸张,在表演时肢体动作的幅度,声音的音量都要大一点。不少评论认为该片话剧腔重,也有这样的原因。但如论起这些演员的演技,《驴得水》足以拿一个2016“年度最佳集体表演奖”,尤其是跟当下常常在影视剧中露脸的中青年演员相比,话剧演员的台词基本功就高出一大截,节奏和分寸更是有章有法。尤其女主演任素汐塑造的张一曼,是今年国产电影中难得一见的充满精气神和鲜活魅力的女性形象。 撰文/邵居来

  

 

  荒诞故事、荤段子以及一切插科打诨,到最后都化为了痛楚和悲凉

  导演谈

  最纯洁,但看起来最放荡

  张一曼

  周申:张一曼这个角色其实借鉴了一点池莉在2001年小说《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中的角色,她叫做豆芽菜。在书中,她是最纯洁的一个,但看起来是最放荡的。

  张一曼是一个简单的人,是个好人。而且她是一个底线非常清晰的人,在故事中,她也从头到尾都并不愿意突破自己的底线。在我看来,她的底线就是不伤害别人。比如说,当她发现如果她承认了就会伤害铜匠,这个时候她就选择了不承认。再比如说,她发现裴魁山喜欢她,她觉得自己有可能伤害他,所以她就选择把话说清楚,不要互相伤害。

  真感情

  周申:真感情如果是指爱情的话,那么张一曼对裴魁山没有爱情,对铜匠有。但是她对铜匠的感情是很特别的,在她看来,爱情就是爱情,与忠贞无关。她是一个有爱情,但是没有占有欲的人。对于裴魁山,其实在张一曼看来,他们两个之间就是“解闷儿”。彼此有需求,所以在一起。但这两个人(裴魁山、铜匠)对张一曼都是有真感情的。

  选演员

  刘露:用我们话剧演员肯定是更熟,有一百多场的演戏基础。但其实话剧和电影还是有区别的,比如话剧可以用年纪小的人去演校长,这在舞台上是有假定性的。但是在镜头前,就不行了。我们必须用一个真实的父亲的年龄的人。包括佳佳这个角色我可以用三十岁左右的女孩演,但是电影上镜头上面我们必须用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原来话剧中铜匠的演员演得特别好,也特别有喜感。但是他在镜头前那么近的话,就能看出他本身的乡土气息很少,在镜头前他更像一个城市里的少爷。所以我们选择了重新找了一个生活中更接近乡土气息的蒙古族的小孩。

  弹力球

  刘露:弹力球是我的一个构思,它曾经在我们之前排过的话剧《三姊妹》里用过。当中就有一个男生很喜欢一个女生,他就一直在送她弹力球,到结尾那个男生死了,这个女生才发觉到他的爱,然后打开他留给她的那个箱子,发现里面都是弹力球。当时这个处理我们觉得很外化人物的内心,对观众的冲击力也很强。这个戏也是很符合两个人物的,然后也希望能有一些浪漫的情节用道具来外化出来,就选择了这个。

  剪头发

  周申:其实在最早的话剧版本里,一曼最后是和另外两个人一样屈服于特派员了。但这个最早版本在演出之后,从观众到演员本人,都觉得结局不可信。他们认为,其他人屈服是可信的,但是一曼这个人物是绝不会屈服的。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话剧结局,即一曼在被扇了一巴掌之后疯掉了。话剧是假定性非常强的,但电影是非常写实的艺术。电影创作中如果按照话剧版本仍然是扇一巴掌就疯了,这个情节是不可信的。所以我们为这个角色寻找了一个更强烈的刺激源,就是剪头发。而刚好这个情节和她之前送铜匠头发也是相呼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