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剧情网 > 港台电视剧情 >

《第八号当铺》分集剧情介绍(6-10)

来源:剧情网 收集整理|别忘了推荐给您的好友


第八号当铺分集介绍第6集

大伟喝闷酒,韵音将积蓄交给他救急,才得知大伟借了五千块大洋向国外进口织布机,想将染布厂改建成机械织布厂,急需三万大洋做周转。本想将祖屋拿去银行抵押,却发现老屋不值钱,而机器又已上船,不能取消买卖,正进退两难。韵音答应不让金桂知道公司财务困窘,并想用先前经营钱庄与银行建立的关系,为大伟筹款。

大伟与韵音来到银行借贷,巧遇友人李世杰,原估价只值一万大洋的老屋,因韵音出面做保,世杰同意多宽贷五千块,无奈的大伟取走房契转身就走。当铺的预约墙上,模糊隐现的陈大伟三字转为清晰,大伟还是光临当铺,寻求帮忙。

布庄又来了一群凶神恶煞讨债,被蒙在鼓里的金桂,知道丈夫生意出了问题,忧心忡忡,从银行回来的韵音只得据实相告。

大伟想典当祖宅交换三万大洋,韩诺不愿做赔本生意,走投无路的大伟,以为老板要他典当手脚,韩诺提醒他可以典当无形的事物。大伟决定典当所有美好回忆,换取三万大洋。韩诺受不了阿精的无知,决定让她保留韦若的学识,但要阿精典当所有物交换,阿精想学大伟典当美好记忆,韩诺认为阿精的回忆只有不堪,要求阿精写下契约,典当她的粗俗、粗鲁、无赖、狡猾……等恶质禀性,并将从阿精脑中取出的灰暗光团置放在韦若的柜中。阿精如释重负,立刻决定上街购物狂吃庆祝,韩诺懊悔忘了典当她的贪婪。

债主上陈家讨债,遍寻不着大伟,愤然离去。大伟回家高兴地宣布难关已过,将保护金桂和如娟母女过好日子。小磊看着相拥的一家人,难过地向韵音抗议爸爸失踪不看重他,韵音强忍悲痛安抚小磊,小磊认为爸爸已死不会回来了。韵音坚定地告诉小磊,爸爸永远爱着她们母子,一定要相信爸爸等他回来。深夜,韵音回忆起她与韩诺恩爱的过往,痛哭失声。

织布厂顺利开张,并做了一笔赔本生意。但没过多久,织布厂机器突然停止运作,原来贩卖机器的人以国外的淘汰设备滥竽充数,陈家再陷愁云。韵音到教堂为姐夫一家祷告,并恳求天主保佑韩诺,刚转任来上海的白神父鼓励韵音,韵音看着白神父十年来没变的容貌,感慨万千。韵音带大伟到教堂向主祈求能渡过难关,大伟半信半疑询问韵音:天主如果听到你的祈祷,那韩诺在哪里?

第7集

大伟认为天主帮不了韵音,也帮不他。韵音充满信心地要大伟相信自己和亲人,相信天主终会实现他的承诺。白神父带着从英国织造厂回国探亲的工程师,来修理故障的织布机。阿精和韩诺在厂房外发现白神父前来阻扰,双方对决各有胜负,阿精却不支昏倒,韩诺护卫阿精离去。

阿精回到当铺便恢复意识,韩诺得知两人靠近教堂和白神父都会不舒服。为了防止白神父介入陈大伟的买卖中,韩诺苦思对策,阿精献计要放火烧厂房,遭韩诺冷言对待。

白神父带来的工程师为大伟解决了难题,韵音欣喜感谢天主,韩磊要求韵音带他上教堂。韵音欣喜,回想起韩诺尊重她的信仰,曾送她一座美丽的圣母雕像,并相约除了死亡绝不分开的往事。韵音失去等待韩诺的信心,白神父告诉韵音,他相信韩诺没有离开且能感觉到韩诺的存在,韵音恢复信心要继续坚强地等待韩诺归来。

韵音母子在教堂祷告,教堂外韩诺与白神父对峙。白神父要韩诺陪伴韵音一起老去,一起走进天堂,提醒他韩磊也需要父亲的扶持,迎接生命中的各种难关。韩诺在白神父的引导下,走向教堂内的韵音和韩磊。突然,阿精的呼喊,韩诺惊醒匆忙离去。

阿精以为韩诺生气,解释自己是想去陈大伟工厂放火,解救当铺生意。没想到火没放成,却巧遇韩诺和白神父。韩诺感应到工厂大火即将来临,大伟难逃厄运上门,再次应证「八号当铺,只能典进,没有赎出」的典当规则。

金桂受不了重重打击,卧病在床,大伟恳求韵音照顾金桂母女,交代金桂不要牵挂他,好好过日子。韵音觉得不安,隐约记得韩诺失踪前也曾说过同样的话。一恍神,大伟已不见踪影。

大伟再次来到当铺,恳求老板能保住房子,并让金桂母女有足够生活费过日子。这次他典当理智,愿意疯狂失智,只求妻儿不愁吃穿,平安到老。金桂和韵音忧心大伟昏睡不醒,没想到白神父的探视竟让大伟惊醒,疯狂逃家,失去踪影。

兵荒马乱,军阀征战,韩家祖宅付之大火。管家韩通逃到上海,韵音闻此恶耗,伤痛自责,担心韩诺有家归不得,抱着小磊痛哭,不知要到哪里等待韩诺归来。

第8集

时光荏苒,韵音在李世杰的帮忙下,在银行工作。朝夕相处十年,韵音深知世杰的情意,却从不接受世杰的苦心和邀约。亭亭玉立的如娟找了失踪的父亲十五年,也音讯全无。这天,如娟拉着韩磊去辨认一个乞丐,就在以为认错失望离去时,一句低沉的声音:「我要五千大洋」,让如娟认出大伟。

医生判定失智过久的大伟,没有复元机会。而韩诺偶然发现大伟的牺牲,不仅照顾金桂妻女,还照顾了韵音母子。韩诺决定再次和大伟交易。韩诺唤醒大伟告诉他,如娟已经二十四岁,下个月将嫁个好男人,再一年会怀孕。大伟欣慰,但对自己还有二十年寿命,得继续行尸走肉渡日觉得没意义。韩诺要他同意用外孙的生命换回自己的理智,大伟不肯。韩诺言明,弱智的孙子出世会让如娟半生疲惫,大伟同意交易。就在如娟流产时,大伟渐渐好转,被视为医学奇迹。

阿精指责韩诺与陈大伟的合约,是一宗赔本生意,且违反规定。韩诺冷静响应认为赔赚由他负责,后果自己承担。阿精气恼要一五一十记录,但回想起韩诺曾维护她偷取韦若学识的往事后,决定为韩诺掩饰,写下陈如娟儿子绝顶聪明的记录。

大伟看到韵音仍痴心等待韩诺,犹豫是否该告诉韵音第八号当铺的存在,帮助韵音找韩诺。大伟要如娟陪他去看白神父,想询问神父意见,没想到当他见到白神父的不老容颜时,感受到白神父和当铺老板间似乎有牵连,而不敢多问。白神父读到大伟的意念,劝大伟不要妄为,不能让韵音在失去心爱丈夫后,又失去最珍贵的儿子。

当铺花园,阿精点上蜡烛为七十岁的韩诺庆生。韩诺感叹,想起韵音曾在他生日时,亲自下厨并喂他吃寿面的甜蜜情景。等待韩诺四十年的韵音,今天和世杰同时从银行退休,世杰希望韵音跟他去欧洲旅行,韵音婉谢。世杰质问韵音难道从不怨恨韩诺,韵音承认有过,但终究敌不过对韩诺的思念和依恋,她深信等待也是一种幸福,终有一天她会与韩诺重逢。

黑暗主宰突然指示韩诺去见他,恐吓韩诺他属意韩诺孙子孙女,担任黑暗使者。韩诺反对,主人竟未坚持。韩诺感到不安,认为将会有事发生。此时,老迈的韵音梦见韩诺归来,欣喜若狂竟跌倒昏迷。韩磊夫妇紧急将母亲送医,韵音知道自己来日不多,要求韩磊将父亲送她的圣母像带至病房,并要求独处。

第9集

曙光中,韵音再次昏迷,手中圣母像落地破裂,韩诺紧捉住韵音虚弱的手。韵音看着心爱丈夫,仍如记忆中英俊。她温柔诉说自己生命中完全拥有韩诺,一生等待韩诺,都是属于自己才有的幸福,安然离开人世。韩诺却无法理解韵音的固执。正在医院处理当铺业务的阿精,感动少奶奶和韩诺的坚定爱情,以为韩诺从来不看别的女人一眼,是因为深爱韵音。韩诺心里却无奈回答:“不,我不爱她,我已经无法爱她了”。阿精未听懂,小心提醒韩诺,主人担心韩诺会因韵音过世而不再为当铺效力。韩诺突然觉悟,他只典当生生世世的爱情,并没有奉送生生世世的顺从。

时光来到二十一世纪的现今。当铺生意上门,却仍不见阿精身影,韩诺自己接见前来典当的老客户。机场入境室,挤满了记者和摄影机,正追着一对年轻男女,天才计算机工程师林贤堂耐心响应记者,苏婷却拂袖离去,贤堂惊呼:“老婆不见了”,现场一阵慌乱。刚从国外血拼回来的阿精将一切看在眼里。

阿精回到当铺,遭韩诺责怪。阿精解释是因飞机误点,韩诺认为阿精有三度空间中瞬间移动的能力,不该迟到。阿精辩称在飞机上突然消失会引起国际大乱,并认为飞机航行的过程是种乐趣,并嘲笑韩诺自闭老朽,靠电视了解现代却不亲自感受。阿精强拉韩诺到现代,韩诺暗沉古板的服装和妆扮,引来世人侧目。

当铺吧台边,韩诺调着酒,阿精一如往常叽叽喳喳地自言自语,韩诺一贯沉默。阿精将韩诺调制的彩色调酒,送入口中,两人并决定以「八号当铺」命名,阿精要求韩诺不能再调给别人喝,认定这是自己专属的调酒。预约墙上客人名字再现若隐若现的情形,两人怀疑这许久未出现的状况,可能跟白家有关,韩诺要阿精调查,发现白神父已化身心理医生白医生,仍照样抢夺当铺的客人。阿精想阻止白医生,争取业绩,韩诺阻止。阿精责怪韩诺,自从韵音死后,多年来净收一些鸡毛蒜皮的典当物,担心主人察觉韩诺老做赔本生意。没想到,韩诺仍冷淡地响应并独自躲到pub喝酒,并巧遇伤心独酌的苏婷。韩诺从苏婷口中得知贤堂的记忆传输网络研究将有重大突破,人类灵智将形同不灭,要求阿精齐心协力阻止贤堂的研究。

贤堂忙于研究,忘了苏婷为他和白医生定下的约会,且三天毫无音讯,让苏婷担心。无奈的苏婷前来公司找到贤堂,又遭冷落。

第八号当铺分集介绍第10集

苏婷想将怀孕消息告诉贤堂,却遭贤堂助手打断。返家途中阿精故意假藉洗车泼湿苏婷,热情地拉着苏婷去买衣服,苏婷见阿精幸福地为老板挑选男装,直言阿精深爱老板。苏婷的话,让阿精心神不宁,老板韩诺发现她的失魂落魄,以为桌上佳肴不合阿精胃口,关心询问要厨房重新准备,阿精欣喜地以为老板很在乎自己,默祷着老板向她表白。一抬头,发现老板早已不见踪影,阿精气得直跺脚。

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苏婷孤单独自庆祝,空虚落泪。返家拿西装就要立即回研究室的贤堂,面对情绪爆发失控的爱妻,惊慌失措。隔天一早,贤堂排开工作,谨慎安排着行程想陪苏婷出外散心,苏婷破涕而笑。苏婷看贤堂一身邋遢,反先拉着贤堂到服饰店置装。苏婷愉悦诉说着她羡慕阿精为心爱男人购衣的快乐,没想到研究室几通紧急电话,贤堂又要抛下苏婷,就连苏婷怀孕的喜讯都留不住贤堂。伤心欲绝的苏婷离开服饰店后,竟昏厥倒地,阿精现身将她送往医院。

苏婷流产,阿精安慰她,此时贤堂来电兴奋地表示将陪苏婷出国渡假,苏婷绝望冷淡地提出离婚并挂上电话,贤堂错愕。阿精不忍,偷偷通知贤堂。贤堂赶赴医院探视苏婷,苏婷倾泄三年来心中所有的不满和空虚。贤堂认为自己努力工作都是为了让苏婷衣食无虞、生活安适,而苏婷却责怪他不懂付出,不在乎她,并执意离开贤堂。

苦思不解的贤堂,来到pub,借酒解闷,直嚷着要怎样才能懂女人的内心,韩诺故意引诱贤堂:“想懂一个人心里想什么是种特殊能力,这里(名片)有你的答案”,并留下名片离去。贤堂醉倒吧台,不省人事。

Pub门口楼梯转角,韩诺迎上前来的白医生,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紧绷的诡谲气氛,韩诺冷笑离开。白医生走到醉醺醺的贤堂身边,发现贤堂肩上隐约浮现着记号「8」,他急忙消除记号,忧心贤堂已被黑暗势力盯上。

因为苏婷的离去和坚持离婚,让贤堂再也无法专心研究,只好主动寻求白医生的协助,希望能从白医生口中,了解苏婷离开的真正原因。贤堂深爱着苏婷,对苏婷选择离婚的决定,痛苦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