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剧情网 > 电影小品剧本 >

幽默小品 《评奖风波》

来源:剧情网 收集整理|专题:



幽默小品:

《评奖风波》

创作:邹宗荣


年终晚会专用剧本


作品主题:通过展现一个单位年终工作总结,有人伸手要奖和有人主动退功的搞笑场面,反应当今社会人们求公开、要公正、盼公平的民主意识,也折射出在名利面前两种不同的思想境界和荣誉观。

人物设定:4人,两男两女。
王主任(男)——单位领导(如果是企业可改称王总);
张 娴(女)——要奖员工:
李 姗(女)——要奖员工;
姚 江(男)——退奖员工。

舞台道具:一张桌子,上摆电话、茶杯、文件资料若干;四把椅子。


情 节 展 开:


王主任戴着眼镜,夹着公文包上场(以下简称主任)。
主任:年终总结刚搞完、评功评奖起波澜、没获奖的有意见、评上奖的也不干,这种现象真少见,真是鸡屁股拴线儿——扯蛋。对不起,当领导曝粗口有点丢面儿(不好意思)。(走到桌子跟前坐下,端起茶杯喝口水)现在的人啊,真是琢磨不透,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迟眠不自由、骑着毛驴思俊马、住着别墅望高楼。什么时候能满足?没个够。咳!(叹口气)
主任:(喝口水两手揉了揉太阳穴,接着说)评奖风波难消停,血压升高头也疼,有人要写告状信,有人上访去京城,逼我退宫快走人,(一拍桌子)——不可能!(冷静片刻,接着说)员工不明具体情况,有点牢骚也正常,当领导就得有肚量,让他们大胆把话讲。这不,今天有几名员工要找我提意见,听听他们有什么不满,到底是红中还是白板。 Tv.QC99.com电视剧情
张娴气呼呼的上场。
张娴:我对评奖有意见、凭啥没有我张娴、我找主任去理论、看他给我啥答案。(稍停)我等个同事叫李姗,我们并肩去作战,看看主任怎么办,说不定死人放屁——有缓。(喊李姗)李姗,快点啊!
李姗:来了,来了(手拿一张纸,快步上场)。优秀员工出名单,上面没有我李姗,听说今年要重奖,评上优秀奖八千。(拉着张娴的手)走,我们找主任说说看,能不能来个峰回路转。
张娴:什么(问观众)?你们说我俩伸手要奖脸皮厚?。
李姗:你们还是老观念,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我们这是自告奋勇来维权,古代有个毛遂能自荐,我们干嘛还要脸?不、不,说错了,我们干嘛要躲闪?维权就得冒点险。
张娴:再说,这次评奖本身有问题,不能憋着委屈生闷气。哎!这不到了吗?(指着主任办公室)
两人到了主任办公室门口又有顾虑,互相推让,谁也不愿先进去。
李姗:你先进吧!(把张娴往前推)
张娴:你先进吧!(把李姗往前推)
李姗:你进,你胆大。
张娴:你进,你脸厚
李姗:什么?
张娴:你在前,我在后。
李姗:哦,要不咱们一起进,同时迈腿手推门。
张娴:好哇,我喊一二三。
主任:谁在门外乱嚷嚷,有事赶快进来讲。(起身去开门)
这时张娴、李姗同时准备迈腿,正好主任开门,二人差点扑倒在主任身上。 剧情网tv.qc99.com
主任:哎,哎! 你们开什么玩笑?(往后退让)
张娴:主任请你不要见笑,我们不是投怀送抱…
李姗:我们是有事找你闹…
主任:闹?
张娴:不、不,有点事找你说道说道。
主任:来,来,坐下慢慢说。
李姗:不,我们站着说气儿足。
主任:什么事有那么大的气?
张娴:这次年终评奖不公平,程序不规范、操作不透明,大家都说有猫腻,领导拿奖送人情。
李姗:真正优秀的没评上,能吹会拍的上了榜。
张娴:你们凭关系、认背景,获奖的都是你们身边的大红人。
李姗:埋头苦干的没评上、投机取巧的受表扬。
张娴:你把风气往哪带,这样下去都学坏。
李姗:说是交给群众评,领导早就搞内定。
张娴:有个员工叫姚江,平平淡淡能获奖,刚来两年就当标兵,准备到市里去演讲,知道大家怎么说吗?
主任:怎么说?
张娴:跟你主任是老乡。
主任:哈哈!你们真是能瞎编,他是河北山海关,我是安徽马鞍山,黄河两岸握手—差的远,说是老乡,根本就不沾边儿。
李姗:别人能获奖我们就为什么不能获奖?
张娴:别人吃肉也让我们喝点汤。
李姗:喝不上汤也让我们闻闻香。
主任:评优秀、当先进,你以为是人民公社吃食堂---人人有份啊?喝口水,你们先歇会儿,听我先说两句…(被打断)。
张娴:大道理你别讲,我们找你就要奖。
李姗:大道理我善长,做梦说的比你强。
主任:哟喝!你们这是诚心找我斗气来了?还让不让我讲话?
张娴:好吧,你讲吧!
主任:你俩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你们的意见我是愿意听取的,评奖程序是没问题的,结果是不可能更改的。你们要好好….(被李姗打断)
李姗:好?好什么呀(气呼呼的)?评奖结果不更改,我们等于是白来。今天如果没结果,明天我们去静坐….
主任:噢!(惊讶)至于吗?
张娴:不管鱼不鱼虾不虾,实在不行我们去找奥巴马,奥巴马说不行,再找潘基文…(说着,捂着嘴笑起来了)
主任:喝!真行啊!(接着上面的话开玩笑)奥巴马在华盛顿,谁个给你们办签证,没签证警察给你一闷棍,你说丢人不丢人,引渡回国再受审,成了第二个赖昌星。
无意中的这段玩笑两人冷静了许多。
主任:你们两个消消气,静一静,就你们刚才说的我来答复你二人,有些情况你们没弄明,有的纯属是捕风捉影。你们说这次评奖凭关系、认背景,几个领导搞内定,请你们说说具体事和人。
张、李合:可以。
张娴:我先说。
主任:好,我洗耳恭听。
张娴:就说姚江吧,他没关系没背景,你们能让他当标兵?
主任:你们说他和我是老乡这个已经排除,他还有什么关系、什么背景?
张娴:听说他的一个堂叔给一位副市长当过秘书,这个粗腿你们能不抱吗?(被李姗打断)
李姗:没有,不当了,早下去了。
张娴:啊?怎么下去的?
李姗:办事轴、不灵光,尽给领导出洋相。
主任:哟喝!看来你们知道得不少啊!那你说说都出什么洋相?
李姗:领导讲话他叨嗑,领导敬酒他不喝,领导夹菜他转桌,领导要走他唱歌,领导的家事他瞎说,领导出事他推脱。百分之百不合格,这样的秘书谁还要。
主任、张娴哈哈大笑。
李姗:合格的秘书哪能是这个样子。
主任:那合格的秘书应该是啥样?
李姗:合格的秘书应该处处体现一个“先”字。
主任:怎么个先法?
李姗:领导未行我先行,看看道路平不平;领导未坐我先坐,看看位置错没错;领导未讲我先讲,试试话筒响不响;领导未尝我先尝,看看饭菜凉不凉;领导睡觉我站岗,在哪儿睡觉不能讲。(说完自己也笑了)
主任:哈哈!你还一套一套的啊!照你说我们就抱这样一个不合格秘书的大腿啊?
张娴:谁当秘书我没听说,我听说姚江他有个表哥在哪个乡当乡长。
主任:乡长大腿我们也抱啊?
张娴:乡长怎么啦?乡长不比你这个主任差,没听农民兄弟说吗?
主任:说什么?
张娴:乡长、乡长,不吃香谁当这个长?当乡长的会保养:每天一只鸡,五天一头羊,天天都在当新郎,村村寨寨都有丈母娘。(说完捂着嘴笑了)
主任:你说的是腐败乡长,大多数乡长可不是这样啊!
李姗:我还听说….
主任:你又听说什么了?
李姗:有个县开三级干部会,散会后县长拍着一位乡长的啤酒肚说,任务重、时间紧、要求高,可要像你这肚子一样气可鼓不可泄呀!乡长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县长您放心,自从当了本乡长,就把肚皮交给党,要是派我去台湾,准能吃垮民进党。
主任:哈哈!你们这些听说都是从哪儿听来的?(稍停片刻)好了,不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无中生有瞎杜撰,这和评奖不相干,既无堂叔当秘书,更无表哥是乡干,当心告你们是诬陷。
张娴:姚江才来单位一年多,他平时无声无息,有什么先进事迹,骄人的业绩,他当先进,我们不服气。
李姗:我们的表现你没注意,可以说感动2011,堪称活雷锋,超过郭明义,不是我们说大话,敢和姚江来kp。
张娴:那叫pk,你说反了。
主任:你们是反了,总算有自知之明。(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姚江是党员是骨干,挑起大梁独当一面。今年推出的新项目,为单位赚回三十万,他热心公益不计名,帮助他人度难关,平时为人很低调,劝阻领导来宣传,群众写了感谢信,挂号寄到市委办,这样领导才发现,打来电话批评我:政治不敏感,行动太迟缓。上面正在整材料,要在建党90周年作为重大典型来宣传,这些事迹你们有吗?pk出来我看看。
张娴、李姗互相对视了一下,仍然不服气。
李姗:你那么说,我就不谦虚了。
主任:你说吧!
李姗:我基本上是天天做到:上班提前一刻钟,打开门窗通通风,打开水、拖地板,看看厕所冲没冲。单位采购劳保品,我一人搬箱洗衣粉;上次组织去郊游,主动要求当留守;接待客户笑脸迎,谈完业务送出门;工作业绩也不错,每月考核都通过;有次单位买配件,我还垫了五毛钱;没有必要一一数,你说说,评个优秀够不够?我建议你们重新研究、研究。
主任:嗯!对自己的优点总结得还很全面,不过….(张娴打断)
张娴:别不过,我的表现也不错,借此机会也说说。
主任:好吧,你也…。
张娴:我不会说只会干,样样工作往前站,这次搬家安网线,我还帮忙打电钻,我当文员不偷懒,资料整理很规范,每次检查受称赞,打印文件速度快,从不积压遭埋怨,坚持原则管物品,天天按时订盒饭,自学修理复印机,玻璃坏了自己换,单位员工都说我…
主任:说什么?
张娴:真能干。
主任:我看你们是托着屁股上楼梯——自己抬举自己。
张娴:怎么?事迹不突出?
李姗:怎么?业绩不突出?
主任:我看是腰间盘突出。
张娴:群众眼睛是雪亮的,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也是大家提名,班组上报,为啥到你这儿就给删掉?
省略....后面更精彩

此剧本为有偿使用,有意者请联系邹先生:13801168145 qq:503635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