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剧情网 > 电视剧评 >

《琅琊榜》观后感剧评

来源:剧情网 收集整理|专题:琅琊榜



   《琅琊榜》观后感剧评

Tv.QC99.com电视剧情

  《琅琊榜》有一首剧情歌的开头念的是辛弃疾的《阮郎归》:山前灯火欲黄昏,山头来去云。鹧鸪声里数家村,潇湘逢故人。挥羽扇,整纶巾,少年鞍马尘。如今憔悴赋招魂,儒冠多误身。深情的吟诵搭着古典的配乐使人仿佛一下子进入了琅琊意境之中,后来我因此喜欢上了这首词,喜欢“少年鞍马尘”的林殊,更喜欢“如今憔悴”的梅长苏。 tv.QC99.Com影视剧情大全

  林殊是谁?那是连誉王提起都无不带着赞赏之意评论的“无人不晓、少年天才”的林家小殊;那是一代大儒遇人无数独对之念念不忘的“聪颖慧黠,读书万卷”的将门之后;那是享年高寿儿孙满堂却在仙逝前独独挂在嘴上的名字“小殊”。那么耀眼璀璨的一颗明珠,却被梅岭一场大火焚得一干二净,从前散发的所有光芒归于黯淡,只是该记得的人都记得曾经的明亮。十二年后,他脱胎换骨,重回金陵,故人再如何辨识,都只能从长苏身上捕捉到慵懒的落落余辉,终不复往昔的张狂。言侯也是记得的“小殊,最可惜的就是小殊了”,言侯认为的“可惜”不过是当年的天纵英才旦夕魂灭梅岭,他不知道,意气风发的赤焰少帅被迫变成了机诡满腹的阴沉谋士,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逝者不强求,生者却不能遗忘。所以他逼着自己,在朝堂上搅动风云,以麒麟之才做着自己曾经最厌恶的事。“我这双手,也是挽过大弓、降过烈马的”,现在却只能在这风起云涌的地方翻云覆雨,夜夜筹谋。

  可我还是不敢想象,到底是背负了多少事情,才会让那个性情飞扬明亮耀眼的少年将军在数年后对着自己往昔最好的朋友以低下的姿态用恳求的语气吐出两个字“殿下”。那布着血丝的双眼,那失措无奈的眼神,那渴求谦卑的姿态,我轻易不敢想起,却萦在心头挥之不去。他的眼里没有泪水,可我已经泣不成声,沉沉地烙在心上,念之成殇,那是一种入睡前卧在床上想起他的神色仍然会被狠狠刺痛的心疼。

  曲终人散,时间也许会模糊了剧情、黯淡了风景,可我永远都会记得他的那双眼睛。

  无知如飞流,却会在苏哥哥喝苦药时天真地想让自己代替苏哥哥把苦药灌下去,他知道药是苦的,可是他愿意代苏哥哥承受。只要,可以的话。可是,这是代替不了的,只有自己一口口吞下,苦药才会真正有效。于是他一个人承受了所有的痛苦,七万赤焰冤魂背负在身,再难也要咬牙坚持下去。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其中并无舟子可渡,只能自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又如何?誓死要“以权谋祭奠英灵”,劫后余生,他不是为自己而活。

  不是不恨的。

  他恨那个生性凉薄、冷血无情的皇帝,却仍然爱这个风雨飘摇、内忧外患的大梁。他甚至要顾及因谢玉之案让宇文暄看见大梁朝堂内乱,因此要趁猎场之机借武将之威震住大楚。人人都说景睿难得,有着宽恕包容之心,可林殊又何尝不是?七万赤焰男儿拼死杀尽敌军,最后却死在自己的友军手下,他旦夕之间失去所有,他甚至不能光明正大地活在世上。为沉冤昭雪,他是深不见底不择手段,可也只是让恶贯满盈的人倒下,尽自己所能不去伤及无辜。他竭尽全力地保住靖王、景睿等人的赤诚,可他这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赤诚未改又何其难得。由始至终,从林殊到梅长苏,唯一不变的,就是那颗赤子之心,永生不灭。其实长苏身上是能看见林殊的影子的,在跟飞流、黎纲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会掩不住那点小调皮、小贪玩。也正是这点林殊的影子使他看上去不只是个阴沉的谋士,给他的昭雪之路添了几缕光亮。

  也许有很多人会惊叹这位江左梅郎的才冠绝伦,羡慕他的袖令江湖,觉得他的算无遗策很拉风。可是你知不知道:他病体支离日夜谋划十二载,他隐瞒真相为昭雪熬尽寿命,他从不轻易表露自己所想,但不代表他没有委屈、没有痛苦。

  好在还有霓凰郡主,让他的苦心有放空之处,却也仍是隐忍:霓凰认出他的真实身份哭得梨花带雨与他相拥,他强忍片刻才终于忍不住紧紧拥住她,闭上双眼有一种终于可以撕下面具的释然,天知道他等这份温暖等了多久。张口想要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化作意味深长的“霓凰”。后来苏宅廊下,郡主红着眼睛问林殊“你真的不知道我更牵挂的是谁吗?”他凝望良久咽下叹息点点头“知道”。作为梅长苏,他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只是他的无奈只会在郡主面前显现,且还是有所保留的显现。

  长苏像一篇文赋,兼散文之形美长诗之意深,一眼看不透,细究下来,每一句都意蕴悠长。

  “欲得梅郞顾,时时误拂弦。”我像抚筝者仰慕周瑜那样仰慕这位梅公子,他不是那么英勇潇洒,可是他气质清雅、容颜灵秀。言语举动间常常会让我忽略了他的容貌,他约乎就是从那个时代走来的古人,我总是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生怕惊动持久岁月的尘埃,打破盈满古韵的静谧。

  听闻长苏精通音律,如果我有幸做那位堂上抚筝者,我也会故意将弦按错,以搏他无意回眸;或者,我想做他身旁的那位捧墨者,终日静默,只为守那一室书墨馨香。我不知道时空要穿越多远才能与他相见,却感受得到寒梅冷彻、暗香盈怀,我常常在月下企盼:愿 梅郞入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