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剧情网 > 电视剧评 >

《Hotel King酒店之王》精彩剧评

来源:剧情网 收集整理|专题:酒店之王


  李东旭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男子,看似漠然无趣,不苟言笑,其实内心温暖,为人实在可靠,越是深入了解,越是可心。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是看似漠然却内心温暖?那是因为他的眼神有温度,无论多么冷漠无趣的话说出口来,只要看到他在意的眼神,什么都释然了。关于李东旭,很久以前就有一句特别的评价:

电影影评TV.QC99.cOM

  李东旭就连眼神都是戏。

分集剧情网QC99.COM

  或者,天性沉默寡言或是不擅长讲话的人,会在眼神里灌注感情而不自知。后来他在主持节目里那些幽默对话,搞笑细节,都是剧本编排,编剧设定,是表演需要,真人还是最初在连续剧甚至是访谈节目里那个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沉默青年,话不多,谈到关键话题,就诚实地迸出几个关键词,便不再多话,问急了就是笑笑,惹得旁人发急:

  你倒是给个准话呀!

  可是李先生他就是这样的人,话不多,一肚子数,久了久了就练出来了,能说会道,还能搅笑,但私底下,沉默还是沉默,如果看到他有温度的眼神,那就真是触及到他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据说在很久以前,有个名叫李多海,哦不,珠裕邻的姑娘曾经去过那里,可是年代久远,已不可考,但【My Girl】确是他拍过最有感觉的一部戏,此后的诸多作品虽也有出色表现,但终究没有那样的火花来得耀眼,可说是在眼神和笑容里迸发出的灵感。即便再有【女人的香气】那样悲伤却仍然有爱的故事里,他与徐孝琳合作时,那样些微的心动与在意,可是瞬间关切的表情和幸福的笑容,无论怎样都比不上。这样的比不上,放在【Hotel King】这里就是独有优势,因为这样以豪华酒店为背景又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需要男女主人公默契配合和绝对的火花,而在有限的筹备期内,这么多可选一线女演员当中,究竟谁和李东旭能有这样的火花?

  李东旭与李多海之间的火花根本不需要表演。

  【黄金彩虹】的接档剧竟然是【Hotel King】,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春天是一个适合YY的季节。

  第一篇 当落难公主遇见扑克脸暖男

  穿梭于济州岛和首尔的小骗子珠裕邻姑娘是在飞机上打滚来的,继承百亿遗产的阿莫奈姑娘是披着面纱头巾,躲闪腾挪,跳进入观众视线的,这就是八年前和八年后的不同,为了容颜,韩侨家庭出身的李多海究竟还是为此付出了不能自在的代价,可是美还是很美,非要看,放在剧情当中也能看得下去,尤其是搭配李东旭,让人眼前一亮,一下子从心里笑到脸上。最近不少观众都被这样的标题震撼:

  My Girl主人公时隔八年再度携手 李东旭李多海强强打造酒店之王

  光是打着My Girl主人公八年后再度合作的消息,就已经吸引了一众老韩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标题只有从2005年坚守至今的韩剧观众才能理解,在多年前的冬天,是这个欢乐的故事带给寒冷的人们以温暖和欢乐,将中国内地的韩流推向高潮。当年的情形究竟如何,过了很久之后,才有个孩子在制作组内部提问:

  请问,我是说,制作组选剧,是根据什么选的?比方说My Girl什么的。

  就有翻译回答说:

  呃……这个,真要被鞋拍(飞来鞋打中嬉戏猴喷血表情)~我这样说也许很狂,可是这个剧本来不红,被我们一做就会红,如果本来就红,我们做了会更红!

  也是因为这个故事,让李东旭演员被华语观众熟知,本剧播毕后关于他的话题层出不穷,也有了明星论坛,甚至还多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组织,叫做:东海恋促进会。……要促进吗?当然,如果喜欢主人公,当然可以在心里支持,然后行动上促进一把,比方说翻译点儿新闻啦,做点儿美图啦。后来,关于两位的很多消息,都是促进会的成员们帮忙发布的,比方说,李多海接受采访,提到曾经和合作拍摄连续剧的演员在连续剧完结后谈恋爱啦,李东旭在谈话节目里承认曾经和连续剧里合作的演员恋爱,可是后来分手。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在旁人看来,这样的原创翻译新闻可能有些匪夷所思,可是在成员们看来,这样的消息来的有趣又及时,既然是在多年后承认的旧事,也就不存在宣传或是互别苗头的可能性。虽然往事已矣,提起来还是趣味十足。

  八年是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当年在连续剧热播时守候的年轻女孩子们早已为人妇,为人母,可是热情犹在,喜爱不减,从前最关键的是看戏,看人,可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情谊和回忆,与从前老伙伴维系联系,与连续剧有关的记忆还有彼此合作时产生的友情反而更加珍贵。如果说老一辈韩迷看【酒店之王】是集体怀旧,那么在韩流再起时因为好奇或是喜爱李东旭作品前来观看的观众,则是冲着剧情和演技而来,会否满意而归,看了才知道。不过,最有趣的不是堪称韩剧黄金搭档的李多海与李东旭在多年之后合力再战,而是此前就与李东旭合作愉快且为组合歌手出身的演员任瑟雍也参演本剧,这就意味着女一号,男二号都是李东旭的老班底,合作起来甚至不需要专门沟通,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了然于心,这样的默契会带来怎样的作品,真是令人期待。期待到后来,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场面:

  面对看到死鸟血染床铺瑟瑟发抖的阿莫奈,看似冷漠的车载元甚至放低了之前莫奈胡闹的所有可恶之处,只是走上前去,以克制的眼神看着她,眼睛里有种说不出的东西,再摸摸她的头,对她说:

  -没事了。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剧情显示,车载元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蹲在墙角发抖的莫奈让车载元想起了死去的弟弟。可是,就在此处,剧情也明示了一个极为明显的疑点,疑点不在当年的孩子是否就是车载元的弟弟,因为为人阴险狡黠的李会长已经明确表示:

  -那个人就是抛弃你和你母亲的人,就是CIEL酒店会长阿成元。

  可见,车载元并无一母同胞,他称作志元的孩子是患难之交,也不在于志元是否已经被美国街头混混殴打致死,因为之后的剧情肯定会有交待,而在于当年被车载元称为:

  -志元啊~志元啊~

  那样灰头土脸却掩不住眉清目秀的孩子,当真是个男孩吗?在街头艰难挣扎求生存的孩子为求安全,也有可能会隐去真正的性别,比方说女孩子会剪断自己的头发,穿着男装见人,为的是不受人欺负,简单说来就是不给自己惹麻烦,也更为安全,可是这样一来就会带来一些误解,比方说,喜欢她照顾她很久的兄弟一般的朋友会在真相揭晓之后才明白自己关照的是个女孩子,自己的喜欢和在意原来不是同性之爱,而是对异性之爱。关于志元小朋友的往事暂且搁置不谈,可是往事对于已经成为顶尖酒店经营业者的车载元来说,却意味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街头打混的少年车载元尤其关心与他一起吃苦的朋友志元,他称呼他为:

  -志元啊~

  而他则称呼他为:

  -Jaden哥~

  这究竟说明什么?也许他们真是好朋友而非手足,因为手足之间不会这么称呼对方,而会直接使用半语称呼哥哥和弟弟,既然少年车载元与志元互相以名字再加以兄弟称呼,很有可能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朋友,而从前的车载元真的很爱护志元,就算挨冻,也会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对方,就算挨打,也是自己上前,坚决护住对方。保护弱者是困苦生活带给车载元的本能。

  他尤其在意弱者,特别是如同他认为已经死去的志元那样困苦无助的人,只要他眼前的人,处在如同当年的志元那样恐惧到发抖,痛苦到无助的境况下,他就会心动,这是一种移情作用。

  @他会隐藏起感情,带着面具一样的扑克脸生活,可是眼睛却背叛了他的心,总是会如同寒冬里的灯一样,在最为难之时,对自己在意的人透出一点点光。

  @车载元虽然不能原谅抛弃他和母亲的人,但是他不残忍,也不贪心,他只是太孤独太需要温暖,也受了不少伤害,他只是一个寻找真相,期待知道事实的大孩子。

  这些特点对车载元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些困苦生活留在他身上的痕迹,让他成了一个外表冷漠,内心温暖,尤其重感情的人,所以那一晚他对几近因药物作用疯狂的阿会长只是质问和揭露,并没有威逼,他只是希望知道真相,杀死阿会长的疑似凶手是悄然进屋的黑影而不是车载元,那个时候他正在旁观一场热闹的派对,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杀死会长。正因为车载元的看似冷漠和善良,才会善待前女友宋女士。在他的眼睛里,并没有对于对方无法可解的深情,有的只是遗憾和心疼,大多出于依恋和同情,还有,对于莫奈的感情,不仅有关切,在意,甚至还有纵容和心疼,否则他不会对李会长说出那句在旁人看来匪夷所思的话:

  -她还是个孩子。

  这究竟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的话?按照李会长给他灌输的一切,已故的阿会长是个无耻可恶又自私的家伙,是这位抛弃了车载元和他可怜的母亲,并把他像垃圾一样丢弃。可是现在,车载元居然对闻听父亲死讯回来做出各种幼稚措施的同父异母妹妹阿莫奈如此维护,这到底是什么立场?原来车载元的心并没有他的外表那么冷漠,他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把那些温暖藏了起来,就藏在他的眼睛后面。还有他对待莫纳那种审视的目光,看到她笑着对他开玩笑,戏谑地来一句:

  -电视上看着挺帅,就是上镜好看呀~

  闻听此言,眉头立刻拧了起来,还有他对她英文简历的审查,知道为什么这里车总经理的眉头再次拧了起来吗?那是因为毕业院校为: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加州大学),爱好为: Climbing(攀岩)、Horsback riding(骑术) biking and Leisure Sports(骑车休闲运动),分明是名校毕业,履历无懈可击,活泼又喜欢运动的姑娘,怎么会到了酒店就变成一个就连敬语都不说,无上无下不知进退的讨厌鬼?可见阿莫奈分明是在掩饰什么,还有她在李会长面前说的那番俏皮话:

  -哪些人来抓你?

  -就是那些不想让我回到韩国的人呗~

  -可能我长的就像很有钱的样子!

  由此可知,阿莫奈分明知道有人对她不利,可是根本不肯表现出来,还故作轻松,装作懵然不知,暗地里却在布局,这不,因为看过履历,只要会长办公室里闹鬼,车载元总经理马上就会把视线转移到了窗帘还在飘的窗边,来人肯定是从窗户进来,又从窗边爬出去的,再看到阿莫奈在房里虽然站在沙发上玩游戏,但还穿着攀岩用的运动鞋,就马上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这种追逐躲闪却成竹在胸的感觉就是久违了的小骗子蒙不了铁公鸡的调调,这是李东旭与李多海联袂主演周末剧无可比拟的火花。

  不过,至第二集播出为止,最有意思的角色不是扑克脸暖男,装傻财阀女或是丧偶前主播而是被称为国民妈妈的金海淑演员所扮演的白发魔女,哦不,应该说是白发美女,这是她在与阿莫奈沟通时特地纠正她的话:

  -是美人,不是白发魔女,而是白发美人。

  实际上,金海淑演员的趣致表演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观众:

  CIEL酒店的正常运营,靠的不仅是总经理车载元这一个人,也要依靠基层一班业务熟练的老员工勤恳工作,在如此有条不紊的秩序之下,即便会长已经去世,酒店还是可以按秩序继续运作。

  监督众人效率,并维持固有秩序,这就是白理事的责任,也是她多年来维持酒店声誉的无私牺牲。与车载元相似,白理事也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她看似无情的外表之下有一颗善良火热的心,所以这才会对客房内想要对打扫房间的服务员姑娘欲行不轨的客人采取如此霹雳的惩治办法,面无表情地抬腿到对方眼前,一把拽住对方的手:

  -来,你摸我,摸这里。

  唬得对方就连叫都叫不出声,只能任由白理事拽住大手去摸那条套着三个骨黑丝的粗腿。其实,每个地方都需要不怕得罪人的清道夫一样的秩序维持者,白理事就是这样的人,而且到目前为止,她仍然是沉默地站在阿莫奈这边的人。

  故事刚刚开始,要交待的细节还有很多,要布下的各种悬念和疑点也不少,剧究竟好不好看,一切都有待时间做出回答。其实,MBC已经近年来多不涉及酒店剧,一旦涉及又会怎样?还不知道,可是MBC的酒店题材连续剧一定拍得极为精致妥贴,妥当到让人目不转睛,多年前那部【Hotelier】(情定大饭店)就已经以豪华酒店为背景板,讲述一个令人叹息的故事,那么,多年之后还是以豪华酒店为外衣,讲述悲情恋爱故事的剧本还会给观众怎样的惊喜?这可说不好,这里先要给期待看到甜美爱情的观众打预防针:本剧编剧赵恩贞是一个不按理出牌的作者,即便主题是现代大长今,她都有本事反转为失落料理世界的偏怜女这样的题材,因此看赵编剧的作品,得带一颗强心脏,预备剧情随时翻脸,希望能成的情侣也许成不了还会黯然分手。可是,期待还是期待,即便不看李东旭和李多海,【Hotel King】也会是一部吸引人的作品。

  [page]

  第二篇 回马枪

  果不出所料,收视与上周持平,就和李东旭稳阵过稳阵的为人一样,稳稳当当,一点不出错,说不上惊艳或是惊喜,但也绝对不差,踏踏实实地前进。作品是两位数安全起航,到目前为止,爱看的观众还是爱看,不想看的也不会特别在意,就这么不慌不忙地往前走。同档其他作品,倒是略有上升,但也只是SBS与 KBS周末剧场的拉锯,至本周为止,由于【天使之眼】的少年戏份结束,成人演员登场,带起了一股收视热潮,收视略升2%左右,这股势头能否保持,还得看之后剧情究竟如何。说到底,毕竟是浪漫爱情作品之间的比试,只是前者风格趋于华丽与猎奇,还添加了韩剧必备要素,如身世,仇杀,商战等等等,而后者则以纯爱作为主打,夹杂着过往亲情与爱情的拉锯。这样的两部作品在周末档期较量会有怎样的结果?拭目以待。

  话题回到剧情这里,上周虽然在第二集结束时给了喜爱李东旭、李多海二人合作作品【My Girl】的观众一点小小的期待:

  面对害怕到发抖的莫奈,车载元总经理甚至抚摸她的头,安慰她,并且让她安静下来,酷似【My Girl】当中铁公鸡薛功灿对待小骗子珠裕邻的怜爱态度,这样的两人会在此时爆发爱的火花吗?

  只要看了本周的剧情,不少观众都会叹一口气,抱怨一句:原来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啊~

  总经理这么不容易地表达安慰之情,女方根本不领情,居然还对他大喊:

  -滚开~

  看到这一幕,都让人气乐了。莫奈这姑娘是真疯了吗?看来也不是,那是因为莫奈太敏感,脑子转得比旁人更快,顿时悟出知道自己怕鸟这件事的人就只有车载元,再加上父亲临死前给她打开电话说:

  -不要相信任何人。

  让她对周围的人和环境都抱有很大的戒备心理,有时候又过于敏感,再加上无法克服心结,在重重压力之下,戒备心逐渐转化为恐惧心理,于是,这样的心理会在这样充满意外的晚上在安抚之下以猝不及防的方式爆发出来。因此,车总会被嚷嚷一顿,也在意料之中,他是根本敌不过莫奈的戒备心还有莫奈对父亲的爱,所以,每当他想要对这个敏感的姑娘表示善意的时候,就会遭到一些意外,有时候是以戏谑调侃的方式出现,有时候却是让人无法招架的情绪爆发。面对这样的爆发,惯于沉默,惯于被误解,甚至习惯被伤害的车载元能做到的也只是再一次拧起眉头,看看对方,眼睛像是在说话:

  我只是想要关心你,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太可怜了。

  剧情发展到这里,需要给剧评再加注解:由于本剧男主人公被设定为是封闭心门的人,台词较少,人物表演几乎都在靠内心戏支撑,因此及时标注他的眼神和表情对分析剧情尤为重要,从本篇开始,但凡与车载元总经理有关的剧情,都须标注表情和眼神所示含义。

  从上周剧情来看,车载元之所以会关注莫奈是因为他认为这是他的妹妹,即便没见过面,也没什么感情,也是他的家人,最重要的是,莫奈的行为举止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朋友志元,瑟缩在角落里的孩子就是志元的样子。其实,车载元他是一个内心孤独的人,是的,深深的孤独,每当看到收养他的李会长有那样温暖幸福的家庭,他就会觉得难受。

  车载元为什么会难受?

  之前剧情介绍有限,让观众误以为车载元只是因为童年时的遭遇,对人对事变得冷淡,有了自我保护的沉默习惯,直到第四集快要结束时,出现了各个时期的车载元因为小失误被李会长痛打的情境,才让观众恍然大悟,原来李会长收养车载元有其个人目的,十分可怕,他一直以虐打的方式在不断提醒车载元:

  -Jaden,你要记住,你就是个杀人者!

  其实,李会长是想要通过严重虐待,控制少年车载元的精神和意志,不断变得强大却一直由他掌控,这一点在车载元成年以后,还表现的非常明显,他会笑着拍拍他的肩,对他说:

  -Jaden~

  这还是在提醒他:

  你就是个杀人犯,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我既能给你就能毁你,你还神气个什么?

  可怜的车载元,其实他也是受害者,他先是被蒙蔽,成了仇视阿成元会长的人,又千辛万苦通过努力成为最优秀的酒店经理人,可是他的本质未变,在他的心里还为从前的生活和过去的朋友保留着一块地方,藏得很深,可是莫奈却找得到。不知不觉间,莫奈成为最懂车载元心意的人,却不自知。

  这又是为什么?因为莫奈在改变之前,待人接物就像个顽皮的孩子,东看看西看看,偏巧她查探的方式与车载元为人的方式方法正相反,反而有助于她看清对方的言行举止。扮作客房服务员来到车载元的房内,莫奈甚至只是叹了几句:

  -完全是个大孩子~

  -冷僻和Peter Pan(彼得·潘)综合症。

  那么,什么是彼得潘·综合症?

  那是因为莫奈看到房内摆设,甚至还留着变形金刚那类的机器人玩具,这才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按她的想法,一个沉默寡言,特别忙碌,甚至对员工都很少开口说话的总经理怎么可能会留着机器人玩具呢?肯定是因为这个人内心还是个孩子。可是,她却不知道车载元还另有遭遇,也许是她意想不到却曾经亲眼见过的遭遇。分析到这里,对照此前剧情,甚至有个非常有趣的细节:

  当年提留着莫奈,用铁条虐打她的小混混有纹身,纹身图案就是在肩膀甚至手臂上纹有天使翅膀纹样。

  没听莫奈对车载元抱怨吗?她说:

  -只要是有翅膀的,我都讨厌!

  还有,当年车载元年纪还小,体力和精神都不够与身强力壮的成年男子搏斗,那把枪,他究竟是怎么拿到手甚至可以开枪?可见这其中还有值得玩味的细节有待剧情继续揭示,但从白理事为取得莫奈的信任,对她所说的话来看,似乎莫奈是从小就被会长带大的孩子, 白理事她面无表情却眼中含泪说道:

  -福顺从婴儿时候开始就在地上爬,有一天却突然站起来,会走路了。

  福顺是只有阿会长父女俩知道的莫奈的韩语名字,父亲就是这么称呼她:福顺,福顺~任性的莫奈嫌名字太土气,不乐意,可是父亲很喜欢这个名字,觉得寓意好。白理事说出这个名字就是为了取得莫奈的信任,让她安心,但又不要她过于自在,于是说出了像是会长体己话一样的对话,让莫奈对她有了信任,可是在临死之前的那次与车载元的对话,阿会长为什么会大喊:

  -不可能!你不可能是我儿子!

  这又是为什么?如果以会长受伤不能生育,莫奈是养女这一理由就能解释,可是关于莫奈的叙述又怎么解释?说来说去还是说不通,之后剧情还会解释,不过白理事此时给予莫奈的支持和激励,显然已经有了效果,这效果让莫奈一人压下了经过剪接的摁人入水视频,还在善良正直的鲜于代理在庆祝会上当众揪住总经理衣领的时候,制止了他的行为,甚至还在背地里为他求情,请求沉默寡言的车总经理不要再追究责任,放过鲜于代理。其实,最有趣的细节发生在鲜于贤在总经理办公室求情这里,他认为自己是信口胡言:

  -爱情!我深爱着大小姐!

  可是,车载元总经理却眯起了眼睛,从他看似荒唐的言语里看到了真心,总经理是真的想要惩戒吗?哦不,他只是需要一个理由,放过鲜于贤代理的理由。理由既然是爱情,是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因为看到大小姐被人加害,怒不可遏才冲进会场揪住正在发表演说的总经理的衣领,那就算了,鲜于贤代理毕竟只是个喜欢大小姐的人,虽然他的胡言乱语比他自知心意来的更快,但不妨就这么做吧。

  那么,把放狗胡闹的莫奈拖到阿会长死去的那个游泳池边,大骂过后掉头就走,又跑回来把人摁到水里去的人当真是车载元吗?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是啊,就如同莫奈大喊自己怕鸟甚至讨厌有翅膀的所有东西的时候一样,李会长派来跟踪监视的人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之前李会长放狗去咬死的鸟儿就是给恫吓莫奈准备的。同理,监控摄像头分明拍到了车载元离开的样子,之后有人从一旁走出,走进泳池,揪住莫奈的脖子把她摁到水里灌水。不过,这件事显然还不够严密,仍有破绽。那么,车载元就不能掉头回来再把莫奈摁到水里吗?本次事件的破绽到底在哪里?

  本次事件的破绽在于着装问题。酒店员工最重要的就是仪容仪表,着装是非常重要的问题,酒店内白理事每天检查,甚至打分扣分的也是为此项考核。车载元作为一个优秀的酒店管理者,不可能在着装问题上出错,可是把莫奈摁到水里的人,虽然从背影看是穿着类似车载元那天所穿的同款西装,但却穿着裤长不合规矩的裤子。正常男性裤长为脚踝下2厘米左右,量化为穿着者坐下时,裤长刚好及脚踝,露出一截纱袜的边,通常掂量男性水准的人,都会关注纱袜究竟是什么颜色什么质地。如果裤长在脚踝以上或是盖住脚背,都不合规,属于过短或过长都不合身的情况。揪住莫奈把她摁到泳池里喝水的人,所穿的西装裤居然在脚踝以上,这就意味着衣服的尺寸不合,是临时准备而非本人所穿的合身衣装。

  遗憾的是,莫奈是受害人,情况危急,只想到挣扎,并没有关注过真犯的种种细节,鲜于贤在观看被剪辑过视频时,只顾生气,没有注意到衣装破绽。之后会否有水落石出的时候,还不好说,此时的莫奈对总经理车载元已经愤恨到了极点,可就算如此,车载元还是一如既往,要为酒店拼命工作。分析到这里,要剖析一个重要问题,也是本周剧情中被华语电视观众诟病最多的一段剧情:

  中旅社的总负责人居然被描述成一个身穿古惑仔服装,套粗颈链的贪婪小人,总是借故找茬要酒店赔偿,更可笑的是此人居然分不出红酒的味道。

  中旅的各位员工,别着急别急呀,现在一切都网络化,韩剧也是一样,编剧水准不及,了解有限,其无知程度展示也升级了,从前只是在韩国国内丢脸,现在网络直播,一不留神就丢脸丢到国外去了,恐怕现在华语电视观众都知道本剧编剧赵老师对于我国商人的描述是由于常识有限,若是中旅有关领导和员工这么晃悠去国外谈判,估计就连机场出闸都出不了。怎么办呢?下次各位韩国财阀来我国内地圈地盖厂的时候,您们也给拍个纪录片吧,同期录音的,让韩国观众都见识一下奇妙的财阀世界究竟是怎样的~

  其实,编剧是想要展示各位主人公的外语水平和谈判才能,更重要是表现男主人公在商务谈判方面的手腕过人,那就表现得了呗,干嘛扯上我国最大型的旅游类企业,真是让人遗憾中旅社干嘛不多赞助几部时装戏,开通济州岛,江原道,首尔等几条主要旅游线路的同时也不能只在平面媒体上投广告费,偶尔也要上上网络媒体接受访问,咋能让编剧赵老师的水准仅停留在电影古惑仔的水准呢,那些都是表演,表演来的。

  与王董的拉锯,其实是在告诉观众:商人的实质究竟是什么——

  按照商人的惯例,通常意义上的好人,他们不合作,除非对方比他们更坏更不好对付,他们才会心甘情愿的合作,因为商界的惯例就是合作前提是衡量奸诈程度的标准。

  无论如何,车载元达到了自己的要求,可是没曾想莫奈会来这么一出:大闹庆祝宴会。她不是真的想要离开,而是按照白理事的指引,杀了个回马枪。与会当时,莫奈其实是以优雅美艳的形象出现,一出场就让车总经理的眉头再次绷了起来,他太清楚莫奈的路数,知道她出来准没好事。不巧却让预备揭发某些所谓真相的人停住了脚步,如果预料没错,李会长是想要在庆祝宴会当场展示疑似车总的人把莫奈摁入泳池的剪辑录像,可惜让莫奈这一出现给破坏了原定计划,而莫奈想要的却只是找回故人失去的东西,甚至还专门揭发了父亲藏起药片的事实。

  那么,之后的车载元为什么会情绪失控?

  其实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失控,放狗事件以后,只要看到莫奈胡闹,他就会面无表情地拖走她,然后在僻静无人处突然面色大变,狂怒地对她大喊大叫,眼睛里却闪着怜惜的光,要她接受父亲已死的现实。平心而论,车载元这么做完全是出于善意,可是剪辑录像之后,莫奈已经完全认定车载元总经理是来害她的人,却不知道总经理派人前来是为保护,完全是以为内他担心她的安全,这才派出最得力的VIP经理跟在她身后,不离左右。

  那么,药片事件究竟说明了什么?

  实际上是莫奈流泪的责骂和笃定让车载元对养父李会长的信任出现了裂缝,既然莫奈没有说谎,阿会长藏起了药片,根本不相信来人,说明他没有抑郁症,那么会长究竟是怎么死的?如果抑郁症不存在,自杀的理由也就不成立,阿会长怎么会大晚上的从高楼坠落?

  找到医师之后,更让车载元确认了这个事实。所以,那个时候的车载元比任何时候都要疯狂愤怒,他是在为自己,也为阿会长气到发狂,原来他自己是被愚弄的人,那么死去的会长呢?他又是怎样一番处境,才会悄悄藏起了药?第四集的最后部分告诉观众,只有在遭遇与家人有关的事件时,车载元才会狂怒,他气自己是被利用和控制的人也为自己不幸的少年时代感到痛苦和不值,因为这种委屈到怨愤的情绪,让他在回酒店的路上甚至紧张反感到了要呕吐的地步。从这一点来看,车载元与阿莫奈从某称程度上都是一样的人,过往的经历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心灵创伤,留下了无法磨灭的伤痛,因此会在某一时段以特别的方式表现出来:

  莫奈的表现是怕鸟以致害怕所有带翅膀的东西,车载元的表现却是只要提到过往,只要提到与家人有关的事,他就会红了眼睛,像疯了一样向前冲,如果是旁人提到与他认为的是妹妹的阿莫奈有关的事,哪怕是面对前女友宋女士,他都会垮下脸来,那表情就跟死了什么宝贝一样。

  在本周故事的最后,得知被骗的车载元终于赶到酒店内莫奈的花园,默默地看着莫奈放古典乐曲又和亡父对话,在她察觉到他就在身边的时候,又红着眼睛含泪拉住她,在她责骂他要他不要碰他赶紧离开的时候,目光灼灼,像是在说:不要赶我走,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谈谈。可是他说不出来,根本说不出别的话,只是含泪拉住她再拉住她,然后揽她入怀,紧紧地抱住她,在他看来,她是这个世上他唯一的亲人。莫奈能够面对这一切麻烦吗?车载元又会如何面对自己被利用控制用于对付阿成原会长的事实?欲知下情如何,且看下篇分解。